大家為了這個party,幾乎花了大部分的零用錢,都忘了才月中零用錢已經快花光了,果然過了二十號之後,大家在下課時間,眼巴巴的看著其他同學嘴裡吃著零食,手裡拿著飲料…大家有默契的互相看了一眼,然後繼續嚥著自己的口水充飢。

  某一天下課時間,只見淑芬和佩琪兩個人鬼鬼祟祟的在講悄悄話,我們也問不出個所以然,乾脆放任她們兩個去玩耍。只見他們每節下課時間,匆匆忙忙的在同學之間來回穿梭,讓人一點也摸不著頭緒。她們兩個會突然出現在妳的面前問:『妳有沒有兩塊錢,我要打電話。』我已經窮的快被鬼抓走,雖然破洞的口袋裡還剩下七塊錢,手搖著不,嘴裡說沒有。心底還在盤算:哪裡可以湊到三塊錢,才可以去福利社買一包十元的麥香紅茶。

  突然,佩琪就罵淑芬:『早上不是問過她了,她說過沒零錢了。』淑芬恍然大悟的說:『喔…對喔。』然後兩個人像旋風似的離開。

  看著她們忙碌的穿梭其中,透過其他同學得知,她們在向每位同學借零錢打電話。說起來真奇怪,她們已經借了一整天,有那麼多電話可打嗎?

  一直到下午第三堂下課時間,她們兩個從福利社,抱著一堆零食和飲料回教室。
  看著她們笑臉盈盈,滿足的看著大伙喝飲料吃零食,佩琪突然說:「果然騙來的東西特別好吃。」
  蛤?騙來的東西特別好吃?我有沒有聽錯?應該是同學免費請妳吃喝的東西特別好吃吧!
  「妳們不是今天都在借零錢打電話,哪來的錢買東西啊?」我還是覺得很奇怪,沒錢打電話,可是卻有錢買零食,這實在讓人覺得詭異。

  『呃…這個嘛…妳問佩琪好了。』淑芬趕忙推卸責任。我們都知道,淑芬的媽媽在市場賣菜,她媽媽應該不會那麼好心,特地從外面送錢到學校吧。

  佩琪的爸爸是鄉民代表,有時候她會抱怨她家出入份子太複雜,父母親每天忙的不見人影,上下學又有司機專車接送,所以有可能是家裡派人送零用錢過來,我是這麼的猜測。

  「妳們不要這樣看我,全是淑芬的主意。」佩琪面對那麼多雙眼睛,突然招供了。
  『妳不要自己承認啦,她們又沒問什麼。』淑芬試圖隱瞞事實,但是佩琪卻堅持公開。 
  「沒關係,反正她們都有吃有喝,至少她們也算共犯。」佩琪賊賊的說。
  『共犯!!!』聽到這兩個字,欣卉、枒芽和美玉三個人同時大叫,殊不知我們已經被班上的抓耙子盯上了。

  然後佩琪委婉的把事情的始末告訴我們,原來她倆計劃,向全班同學借零錢打電話,且根本沒有人會要妳還錢,有時候貼心的同學不會只給一塊錢,因為那台像是吃角子老虎般的公共電話,常常會吃錢。所以她們利用同學的愛心,因此奸計的逞了。她們把騙來的錢拿去買餅乾飲料,或許,她們才是現代詐騙集團的鼻祖。如果真硬要把其他人變成共犯,那我還真覺得:騙來的東西,真好吃!

  佩琪家因為是某牛奶的代理商,佩琪還貼心的幫我們一人準備一瓶牛奶當早餐,幸好學期快結束,不然佩琪的老爸一定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她每天都需要喝那麼多的牛奶。

  這個借零錢事件,後來被抓耙子告密,她們倆被老師罰掃廁所,直到學期結束。老師還威脅,其他同學不能幫忙。不過,拿人手短,吃人嘴軟,老師的威脅根本起不了作用,我們還寧可在廁所玩的開心。不!不!不!我們是很願意幫忙掃廁所,發揮同學愛。

  上學期的課程,就在我們友誼剛發芽的時候結束了。 


To be continued 
September 6, 2006修改 

Ps:今天是pssss的生日,請大家祝她生日快樂。 


創作者介紹

布想趴趴照

阿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onsado
  • 3528 三碗五百<br />
    騙來的東西好吃喔ㄎㄎㄎ<br />
    [心裡盤算著如何湊3塊錢好去買麥香紅茶]<br />
    真是說到我心底<br />
    <br />
    by 也是越到月中怕窮鬼的螺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