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on cat 

   
你想和我交易嗎?

  吉普賽的基因在作祟,渴求自由、渴求解放。自由渴求靈魂的解放。
 
  我--沒有靈魂。

  漂泊在信仰與真實的邊緣,遊走在界線與界線之間,人們是怎麼稱呼我?是『邊緣人』?還是稱呼我為『浪子』?

  
蒐集全世界最淒美的幸福。令人哀嚎的旋律。大提琴低吟著沉靜的寂寞。
  
夜,靜悄悄的升起,有如我的腳步--默默的接近。
  
月,忽隱忽現,宛如大地的緘默,漸漸成為第三勢力的俘虜。

  
樂曲搖曳在窗角邊的地毯上,天真的以為和諧就是幸福的一切。
  
夢中的那首曲子,無止境的演奏著。

  
大提琴的琴音飄灑在夜裡,低吟。

  
故事,是不是該在這裡停止,還是從那裡開始?
  
黑貓瞇起金色的眼,笑而不語。逕顧自個兒掉過頭,走回牠自己的貓徑。
  
貓尾巴,遠遠地遠遠地,把妳拋在那一沙洲。心會慌亂吧?那是一定的。因為妳不曾聽過的吉普賽原始的呼喚…一種古老的儀式。

  晃眼,呈現在眼前的是荒涼的沙漠。
  
那裡只有駱駝,還有一望無際的黃土。現實勝過夢想。痛苦正在愉悅的折磨意志力…像鱉一樣緊緊的咬著不放--的夢想。

  下一秒
,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藍。天是藍的。海是藍的。連心也藍藍的。
  
那裡只有白雲作伴。白色的風車。白色的圍牆。還有白色的謊言。

  
古時候的龍乘著風出來散步,妳拿著相機大驚小怪的,忘記閉上嘴,也忘記按下快門。妳的笑聲被龍拾起,從此以後,妳為了尋找笑聲而浪跡天涯。

  
我說,我們來交易吧。
  
我們來交易吧,我說。

  
用妳的靈魂,換回妳的笑聲,如何?
  
用我的靈魂喚回我的笑聲?我猶豫著。

  
靈魂不過是流浪的副詞,吉普賽的呼喚不太在意有沒有靈魂的。

  
成交。

  
我--變成浮萍。

  這裡是德古拉交換中心,您需要什麼樣的交易,隨傳隨到,包君滿意。

April 24, 2006

創作者介紹

布想趴趴照

阿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nyc
  • 我老婆看了都讚!
  • 你們夫妻倆真捧場
    讓我更有信心了
    ^^
    (開心)

    阿布 於 2011/01/25 20:1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